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医学论文 > 中国医学论文 > 正文

孙少宣:叩开中国医学美学之门

来源:UC论文网2019-05-30 08:41

摘要:

  面对本刊的约稿,谈及对中国美容医学的贡献,谈起那段跌宕起伏的忘我研究岁月,多年拒绝采访的孙少宣如一位隐者,谦逊而心怀高远。在他的诗书画中怡然自乐。  作者:章语  但是“江湖却有他的传说”。中国口腔审美学,、中国美容医学学科,孙少宣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  作为中国第一位登上“国际美学牙医学贡献奖”全球领奖台的口腔医学专家,孙少宣教授开创的“口腔审美学”的学科价值与行业贡献令人瞩目。作为全国第一...

  面对本刊的约稿,谈及对中国美容医学的贡献,谈起那段跌宕起伏的忘我研究岁月,多年拒绝采访的孙少宣如一位隐者,谦逊而心怀高远。在他的诗书画中怡然自乐。


  作者:章语


  但是“江湖却有他的传说”。中国口腔审美学,、中国美容医学学科,孙少宣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


  作为中国第一位登上“国际美学牙医学贡献奖”全球领奖台的口腔医学专家,孙少宣教授开创的“口腔审美学”的学科价值与行业贡献令人瞩目。作为全国第一个省级医学美学组织“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倡议发起人,孙少宣教授洞开了中国医学美学之门。


  有谁会想到当年他孤灯清辉下研究的那些名词儿“口腔审美、医学美学”,在今天耀眼而夺目,热络一时,并衍生出多么庞大的一个产业而存在。


  开拓者、亲历者、中国医学美学推手!


  孙少宣简介:


  1944年12月生,1968年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现为安徽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教授、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主任医师、安徽医科大学口腔医学美学研究所所长。


  率先开创中国口腔审美学,在全国倡议发起成立第一个省级医学美学学术组织-----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并参与筹办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历任安徽省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专家委员会主任等。中华医学科技奖和中华医学青年奖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美学美容杂志》副总编辑、顾问。《中国美容医学》等12部学术期刊的常务编委或编委。发表学术论文近200篇。获近10项科研与学术贡献奖。


  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2年获国际美学牙医学联盟(IFED)美学牙医学突出贡献奖。曾赴全球30多个国家讲学。近着有文集《美学托举的人生》一书。


  谈发现:开创中国口腔审美学


  《华夏医疗美容》:作为全国第二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您获得的理由是为我国高等教育开创了一门叫口腔审美学的新兴学科。今天看来,这门学科彰显的时尚元素、市场元素、审美需求元素、人文关怀元素,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传统牙科医学的升级换代。谈谈当时,你您研究此门学科的现状?


  孙少宣:那段众所周知的文革岁月,1968年,我从安徽医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乡村医院。寂寥而清辉的岁月,满腹抱负,却找不到激情挥沙洒的地方啊!幸亏我的爱好,迷恋书法和绘画,迷恋文字。这让我有了宣泄自己的所思所想的方式。大二那年,我还(删除)创作过8万字的小说《陌生的路人》,还完成过22位电影明星的素描画像。


  没想到这些爱好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1976年,我以牙科工艺与美术学关系密切优势进修牙科,而后选调到时为安徽医学院组建口腔系当了一名讲师,从此让我与口腔结缘,在爱好中,寻找口腔与美学的关系。也算是藉此拉开了最初的(删除)口腔审美学研究的帷幕吧。


  《华夏医疗美容》:我们注意到您率先提出的“个性义齿”观点,引发业界震动。1986年,你您发现的前牙形态美学规律,1987年,你您为口腔系学生举办了“美学与口腔医学”以及“容貌美学概论”讲座,在全国高校中率先将美学原理引进口腔修复教学、,1990年首创全口义齿球面板排牙法,使尘封72年的MOUSON氏球面说得以临床运用等等成就与举措,让你您寻找到了口腔审美学的方向与价值?


  孙少宣:我的起步性研究,以及后来的一些探索与发现是在1986年到1987年2月被派往华西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进修口腔修复学教学与临床时的一段时间很重要。


  当时,抓住华西知名学府师资雄厚和实验条件优越的机遇,开始了口腔医学与美学相结合的初步探索。幸运的是,时任该院院长,我国口腔修复学权威专家陈安玉教授对口腔医学美学也很有兴趣,以战略的眼光支持并指导了我的起步性研究。当年我在《华西口腔医学杂志》发表了“关于全国义齿的美”论文。


  也就是当年,我从美学角度申报了两项科研课题,陈教授同样给予了我极大鼓励,当时的情况是国内还没有人提出口腔医学美学的概念,更没有人对此进行专门研究,陈教授称,口腔医生面临两个新的存在,一是口腔医学中的美与审美问题的客观存在,总要有人去挖掘,、整理、,然后上升到容貌美学的高度,再去指导临床应用;二是中国改革开放形式乐观,社会人群对口腔医疗审美行为的要求客观存在,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口腔医生责无旁贷。


  陈教授还鼓励我团结更多的人,进行相关学术团体的组建。我与陈玉安教授的这一段鲜为人之的师生情,也成为我毕生拼搏之精神支柱。


  当然进入90年代后,市场经济逐步向牙医学临床渗透。西方美容牙医学观念传入中国,牙医学在传统救治服务基础上,出现了附加值消费现象,也就是说人们会像消费者进商场一样来牙科购买牙齿美容服务,让人们在获得美感和艺术享受同时完成牙齿美容治疗。


  所以美容与牙医学的联姻,也将大大促进中国口腔审美学的发展,并推动中国口腔美容事业的发展。


  《华夏医疗美容》:我们看到您开创的中国口腔审美学的影响力已经在全球彰显和崭露头角。在2002年,您远赴美国捧回了“国际美学牙医学突出贡献奖”。也是中国第一位第一次(建议删除)惟一获得该奖的口腔医学专家。这证明了什么?谈谈国际美学牙医学联盟这一组织的背景?


  孙少宣: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证明中国口腔审美学的学术及临床研究,已经走向世界舞台,并得到世界的承认,中国口腔医学美学与世界接轨。那次会议,我记得大概1200多位全球知名牙医专家云集,这个奖项是为奖励在美学牙医学学科做出重大贡献并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牙科医生。这个奖项,我认为它的意义不在于对我个人带来多大的荣誉,而是我希望激励我们更多的中国口腔医学专家,进入这个有意义的领域探索。


  谈创举:组建全国首家“医学美学”组织


  《华夏医疗美容》:就在大家还在谈美色变的80年代中国,您于1989年成功组建“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作为全国首家医学美学组织,其诞生意义深远,从口腔审美学到医学美学,您思考的范畴更广,视野更为开阔,谈谈当时的情形?


  孙少宣:在我的临床研究与实践中,越来越意识到,口腔审美学作为医学与美学相交共融,其实质就是一门医学领域的美学。所以怎么不能称之为医学美学呢?我应该团结更多的医学专家、更多的美学专家,共同研究并发现医学美学的理论构建和学科实践!


  1987年,我从华西进修结束,便开始酝酿如何发起安徽省医学美学学会的思考,决定沿着“先美学界,后医学界”的程序进行游说。我敲开了着名美学家、,时任安徽省艺术研究所所长郭因的家门,郭老以其敏锐的眼光肯定这一新生事物。不仅亲自发起,还推荐了其它数位知名的美学专家同时介入。安徽大学的岳介先教授的一席话代表他们美学专家们的一个共同观点:医学美学是应用美学,要多发动医学专家。


  但是在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平上,医学与美学的结合,以及牙齿审美的问题,医学界多数人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冷语相加、白眼与讽刺,不务正业,歪门邪道的非议与指责铺天盖地。


  坚持吧!这注定是一条辛酸的、曲折的、艰难的路。所以我在完成教学、科研、临床之余,利用业余时间,反复登门,终于打动了省内20多位医学界专家教授。好多还是全省的顶级教授。1988年5月8日,在省医学会时任秘书长徐铭先的主持下,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第一筹备工作会议成功召开。会议推选资深教授朱敖荣为筹委会主任,我为副主任兼秘书长。历史不会忘记出席这次会议的20多位专家。


  (建议此段上移,接上一段后)历史不会忘记这个划时代的意义。我内心澎湃而感怀。


  这让我现在都激动得重温郭因美学家的那句话:,“用医学手段去实现人对美的追求,重塑美的人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业,前景不要怀疑。”


  在80年代的中期,真的是人们对美的认识还朦朦胧胧,医学对它的研究也零零星星,观念上更是羞羞答答。


  谈推动:两个学科“疯子”对话,筹备“全国学会”


  《华夏医疗美容》:而在当时的江西,另一位医学人文专家也在开始了(删除)“医学美学”研究,那就是我们熟知的宜春学院彭庆星教授。是历史的巧合还是上帝的垂青和眷顾您们认识,而您们当时的联络,也一时成为江西、安徽的两地医学界佳话,被称为当代医学美学领域里的两个“学科疯子”的对话?毋容置疑,这种交往与共识,学科深厚情谊,促进了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的成立?谈谈当时的情况?


  孙少宣:是的,这是历史和学科的眷顾与垂青,让我们紧密地联系起来,让我感觉到高山流水遇知音。


  当时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筹委会于1988年5月8日组建后,各项工作有序进行。获悉江西已开展医学美学研究并在组编《医学美学》专着,安徽省医学会就委托我起草的一封公函于1988年9月18日寄往南昌。江西省医学会时任秘书长李继娥将此函转给了宜春学院美容医学院彭庆星教授。我很快就收到了彭教授的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立足安徽,放眼全国,联络同道”。与我不约而同地萌发了申报与筹备全国医学美学学会的构想。


  此后,为了共同目标,凭着投缘感觉,我与彭庆星开始了频繁的书信往来。半年下来,竟多达一百余封。在当时没有电话、电脑的情况下,这个数字足以说明双方对事业的热情了。


  我俩的疯狂不仅表现在信件的数量上,双方常常收到“写于深夜零点”或“落笔于凌晨两时”的来信。多少年后,了解这段历史的江西、安徽学者笑称为两个“疯子”的学科对话。


  这些都充分表达了我们心灵韵律的和谐。1989年4月,当他来合肥参加安徽省医学美学研究会成立大会双方初次晤面,已一见如故。


  《华夏医疗美容》:当时你们积极筹备并倡议发起成立更进一步的全国医学美学学术组织,也就是后来的“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作为全国7人筹备组的重要成员,可以说为学会的筹备及成立做了大量工作,这是一个重大的贡献?请给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的精彩。


  孙少宣:1989年3月,由彭庆星教授和我起草的《关于成立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美学(删除”美学”)会的请示报告(讨论稿)》在得到中华医学会领导的首肯后,“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会筹备协商会议”于同年4月18日合肥召开。来自17个省的36名医学界专家、5位美学家等参加会议。会议由我和赵永耀主持,。会上讨论了医学美学的基本概念,研究方向,体系结构等理论问题。举行了发起人签名仪式,业内权威张涤生、宋儒耀、陈安玉、徐君伍、邱蔚六、张震康、王大章、樊明文委托我代为签名。会议期间,成立了以彭庆星、孙少宣、赵永耀、王兴、何伦为主要负责人的“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学会筹备委员会”及其四个工作机构。


  1989年10月31日,中华医学会决定将合肥发起的筹委会和王高松、张其亮、杨希惠等在桂林发起的“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容学会筹委会”合并,“两军”会师北京,联合成立由由丁蕙孙、王高松、孙少宣、辛时林、张其亮、袁兆庄、彭庆星七人组成的“中华医学会学(删除)美学与美容学分会筹备组”,彭庆星、张其亮分别为正副组长。经过一年的积极筹备,分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学术交流会于1990年11月14日-17日在武汉隆重召开。


  《华夏医疗美容》:怎样评价学会成立的意义?你对当代中国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整体学科的发展有何期待?


  孙少宣:回顾我们分会成立20余年来,全国个各省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也相继成立,以及世界美容医学大会首次在中国召开,都证明我国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整体学科日趋完善与成熟,展示了她的迷人魅力与风采。为21世纪的人类医学发展都是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团结了越来越多的学者群体,开展学术交流,创办杂志,出版着作,成立临床研究中心,实施美容医学专业教育,参与国家法规制定与建设,创建信息传播平台,审定学科基本名词、走出国门参加国际会议,加入国际美容医学联盟以及国际美学牙医学联盟等等。


  当代中国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整体学科的出现,是顺应时代的潮流,参与并推动中国以及全球的医疗美容产业发展。必将勃兴,!必将壮丽!必将永远!

核心期刊推荐